狂喜

说爱是相互给予,从每个细节提取

   红是奔腾于心脏和指尖,是欲念,是狂恋,是要杀死黑暗,是烈日的一半。

【异坤】凌晨三点半

在LOFTER的第一篇还是献给异坤了
写我擅长的小短篇
我真的起名废,令人头大
菜谱是我胡扯的,他俩是真的

————————

3:30 A.M.

蔡徐坤从梦中醒过来,赤着脚走向厨房,经过客厅时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毯子随意地裹在身上。

三更半夜到厨房弄点吃的是只有在王子异不在时,蔡徐坤才会做的事。虽说王子异强迫着蔡徐坤和他一起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但是蔡徐坤的老毛病总是会在爱人不在的时候不争气地冒出来。

冬日里肆无忌惮的冷风把温暖消磨殆尽,即使室内开了足足的暖气蔡徐坤还是觉得冷,要用胃的饱和感来填充心里的空虚,他这么对自己说。

蔡徐坤从流理台上拿起用保鲜膜盖得严严实实的大桶茉莉花奶,倒进从蓝色杯子旁挪出来的画着猫的红色杯子里,塞进微波炉里,在功能键上戳两下,机器运作的声音响起。然后他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抽出那块王子异走之前一起去买的千层,拿起叉子扯下来一块撂进嘴里。

好腻。好烦。

于是蔡徐坤转手把千层扔进垃圾桶,端出微波炉里的茉莉花奶,乌龙茶的淡香,茉莉的清香和牛奶的醇香缱绻着钻进他的鼻子里。他就想,思念一个人,大概就像手里的花奶一样,花,茶和奶总是貌合神离,闻起来就是奶茶的味道,含在嘴里,三种味道个个分明,喝下一口有点惊艳也有点失望。这种感觉,只有和同样口味的人才有说下去的欲望。

然后,蔡徐坤拨通了大洋彼岸钟爱玫瑰花奶的那位的电话。

“坤坤?你那边很晚了吧,怎么还没……”
“王子异,限你三分钟内口述糖醋丸子的做法。”
“……”
“不然我就搬到锐姐家。”
“冰箱下面有上次炸好的丸子,在锅里倒油放葱蒜进去炝锅,闻到味道了把丸子放进去稍微热一下就盛出来,料酒、酱油、醋、糖还有番茄酱拌在一起,再加点淀粉放进锅里,边加热边搅拌,等到汤汁变浓稠了就把丸子倒进去……”没什么能威胁到王子异的,除了蔡徐坤搬走。
“豉汁排骨。”
“让我先喘口气呗?”
“那我去收东西了。”
“把小排切成小段,葱姜切丝,蒜切末,加点料酒搅拌均匀……”

蔡徐坤窝在柔软的被子里听着对面那个人绞尽脑汁想着菜谱哄自己开心,闭上眼睛好像听见了那个人在厨房忙忙碌碌的声音。

王子异在那边生怕自己的小朋友搬走举着电话连说了几个菜谱,说得口干舌燥的时候才发觉对面平稳的呼吸,是平时陷入睡眠中怀里的的那种平稳的呼吸。

王子异轻轻地笑开了,没出声音。

“我在这边都很好不要担心,很快就能回去了,我也很想你,想得要命。晚安啊,我的宝贝坤坤。”

Fin.